完本

毒医酥心配

时间:2019-08-12 06:06:43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金如铁

主角:苏泠,荣将

在线阅读

《毒医酥心配》是金如铁写的一本古言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毒医酥心配》精彩章节节选:九荣不屑地一笑,“我不屑。”秦淮之脸上的笑意全无,全身都透露着危险的信号。剑已出鞘,便再也按耐不住。他直接将剑刺了过去,九荣连忙用

《毒医酥心配》免费试读


九荣不屑地一笑,“我不屑。”秦淮之脸上的笑意全无,全身都透露着危险的信号。剑已出鞘,便再也按耐不住。他直接将剑刺了过去,九荣连忙用剑柄一挡,冷冷说道,“偏走独木桥。”两人都是不甘心的主,九荣更是受不了他人这般挑衅自己。只是他以为秦淮之就算当上了天竺教弟子,却也只学了几日,纵然最开始有武功也只是泛泛之辈,便没有下狠手,都是点到为止。直到自己被他的剑刺得后退一步时,猛地才发现,秦淮之的武功并不像表面看得那么简单,诡异,变化无常,逼得自己不得不认真对敌。纪涴禾赶到的时候便看到两人纠缠在一起,刀光剑影,丝毫不留情面。只听到秦淮之低沉叫了一声,他的手臂上便被划出了一道,鲜血直流,而九荣,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冷冷地看着他受的伤。纪涴禾心中极为不痛快,也忍不住有些怒意,直接冲着九荣喊了句,“你不知道他武艺不精吗?”九荣有些微愣,没有注意到纪涴禾来了这里,而看到秦淮之揉着自己受伤的胳膊的时候,心中突然觉得好笑,竟也这样被人摆了一道,原先以为也只有女子会如此,他秦淮之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。秦淮之听到纪涴禾那声,语气中已经有了责怪,心中不由窃喜,方才那一剑,九荣并没有下狠手,比武到现在,那人也一直手下留情,只不过她来了,总要做些什么,如此,甚好。纪涴禾见九荣没有说话,心中越发得气,拉过秦淮之的手,回瞪了他一眼,便匆忙离开了。九荣看着地上秦淮之留下的滴滴鲜血,回想着刚刚两人的一招一式。此人不简单,从未听过没落世家有位公子身怀武艺如此高深,他费尽心思掩盖自己的一切却又让自己得知他的一切又是为了如何?方才的心思,只为了挑拨自己与涴禾之间的感情。只是,他这样一个人,眼神中充满着野心,若假装晕倒在药山,假装中了血化毒,假装没武艺,只为了接近纪涴禾一人,这是他九荣决不能相信的。九荣转头回了自己的院子,写下了书信,朝天吹了一声口哨,一只信鸽便飞来落在他的肩膀上。他将手中的书信放在信鸽的腿上,将其放飞。不管如何,秦淮之这个人,总还是要再一次仔仔细细地调查一番。而那边,纪涴禾正为秦淮之擦着药。纪涴禾心中一直在想刚才的一幕,九荣与他比武,伤了他,是故意,还是真的是切磋没有分寸而造成。不管如何,他又为何不肯与自己说明,每次都如此,开口不说。直到秦淮之发出了一声闷响,纪涴禾才回过神来,抱歉地一笑。“他武艺比你高,以后不要冲上去了。”秦淮之点了点头,一脸满足地望着纪涴禾,说道,“我倒宁愿我一直病着。”纪涴禾一滞,手中的动作已经停下,然后匆匆弄好,说道,“好好休息。”便拿着剩下的杂物离开了房间。这天晚上,纪涴禾依旧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等着九荣与自己说明白,只是等到天快亮了,那个熟悉的身影都没有出现。叹了一口气,褪下了衣衫,躺进了床,他是不会过来了。第二日,纪涴禾直到中午才起来,却又听到秦淮之被请去了右使那里喝茶,心中一紧。九荣给秦淮之倒了一碗茶,茶香扑鼻。“劳烦淮之帮我尝尝这味道可好?”说着,也给自己倒了一杯。秦淮之想也没想便喝了下去,品了一口,闭了闭眼睛,似是在回味那股味道,然后悠悠说道,“香气环绕,久久不肯离去,茶本身的苦涩却也令人清醒,一边是迷人的芳香,一边是涩涩的苦味,两种味道夹杂着,让人欲罢不能。好茶。”九荣也细细地品了一口,“茶如人生,不知淮之可曾听过?”“茶道也略学过一二,其中的一些自是有所耳闻。”九荣点了点头,又像是突然想到,直接伸出手碰了一下秦淮之受伤的左臂。秦淮之觉得突然剧痛,却也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,那人用了内力,清楚地感觉到里面的血已经慢慢地流了出来,连衣服上也有了淡淡粉色。“不知伤如何?”秦淮之将左臂放在了一旁,然后笑道,“好多了,右使不必挂念。”九荣脸色突然一冷,“淮之昨日可遭到了刺客?”“自然是没有。右使遇到了?”笑容迷人。九荣想起昨日。他正在去往纪涴禾院子的路上,却发现四周有些怪异,连忙停下了步伐,拔出了剑。那些人见他已经有所警觉,一拥而上,看样子,应该是培育出来的杀手,自然而然地,九荣想到了秦淮之。那些人没有多说一句话便直接冲了上来,招招都在死穴上,招招要命。他杀了十一人,留下了一人,正想询问,那人却已经服毒而死,揭开十二人的面纱,都是从未见过的人。而在一个人的怀中,发现了自己本让信鸽寄给苏筹的信,信的背后,大大地写了一个“杀”字。字迹陌生。纵然自己得罪过多人,只是这样明目张胆在天竺教要人,也太不要命了些。又怕自己此刻去纪涴禾院中,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便回到了自己的院中。第二日,本想要去看那些尸首,却发现早已经收拾地一干二净,像是从未发生一般。他想,是有必要请秦淮之来自己这里坐坐了。“昨日来了十二个刺客,切磋了一下。”说着,九荣直直地看着秦淮之,然后一笑,“那武功套路倒是与淮之有些相像。”秦淮之一闻,连忙笑了出来,“右使真会开玩笑,自家早已没落,父母兄弟也都不在了,那里来的杀手?”“后来一想也是,淮之这般温厚老实,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话中带着讽刺,秦淮之也只当做没有听出。“这茶是我从一位老友那边拿来,老友告诉我,有时候品相同的茶会品出不同的味道。就如同这茶,淮之说茶香弥漫,却又藏着苦涩,我倒是觉得那份茶香早已经掩盖了全部的苦涩,只露出了表面,实质上只有咽下肚了,才开始体会出茶本身的苦涩。”说着,九荣将茶慢慢地倒在了地上,呈现出一块黑色,就像阳光下藏着的黑影。秦淮之心中了然,却不露声色,“不同的人品茶,总会有不同的味道。或许茶只是茶,只不过是后人强加了一些道理在里头。右使只当是享受罢了,又何必烦恼这些。”说完,看了看天色,起身告辞,“淮之先走了,还要与涴禾一同练武,不打扰右使了。”说完,便踏着轻便的脚步走了出去。身后,九荣幽幽开口,“秦淮之,希望你能撑到结束。”秦淮之不屑一笑,离开了院子。当他到了纪涴禾这边的时候,便看到纪涴禾眉头紧锁,神情担忧。纪涴禾听到脚步声,抬头便看到了秦淮之,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,觉得没有任何异样,才稍微放下了心。“你与他说了些什么?”“品茶。”云淡风轻地说出这两个字。简简单单地品茶?她绝对不信。绕过秦淮之看着门外,没有一个人走过,看了许久,才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,说,“开始练武吧。”语气中满是失落。过了两日,纪涴禾都没再见到九荣,去他的院子也是门紧闭着,他原本就没有什么手下,都是独来独往,这个时候更是不知道可以去问谁。这天晚上,纪涴禾正对着七弦琴出神,却听到有人在门外轻轻地敲着门。纪涴禾心中有些怪异,如此晚了,又会是谁,难不成是九荣?脸色马上变得有些晴朗,打开了门,看到了来人,心中不由惊愕。那一副嬉皮的嘴脸,永远都充满活力的眼睛,一副机灵模样,不是苏泠又会是谁?纪涴禾连忙将他拉进了屋中,朝门外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才关上了门。给苏泠倒了一碗水,问道,“你怎么会来?”苏泠大口地喝下了那杯水,深呼吸了一番,一脸委屈模样,扯着纪涴禾的衣袖就抱怨起来,“楼主说我们上次对你们照顾不周,让我来这里赔礼道歉。”,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盒子。纪涴禾接过,打开来一看,发现里面是一盒上好的胭脂。“这是我挑的!”苏泠急忙说道,“我看那春风楼中的姑娘都特喜欢这东西,也就给你挑了这东西,价钱不少呢!”语气中满是得意。纪涴禾原先的疑惑也都没了,这苏泠,本来就是一个料想不到的主。将胭脂放回到盒子中,退回到了苏泠的手边,摇了摇头说道,“跟你们楼主说,不必了。只是,为何要晚上来?”苏泠瘪瘪嘴,“天竺教与无影楼本就不怎么往来,我也只能晚上偷偷摸摸来了。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九荣公子呢,楼主让我给他带来了一罐上好的茶叶。”谈起九荣,纪涴禾的脸色就有些低沉,勉强地一笑,没有回应,她自己也已经有四日没有见到他了。“唉,那我只能在这里等到九荣公子来了亲手交给他了。”语气中满是失望。纪涴禾正想说可以让自己带给他,却突然又想到现在她与九荣之间的尴尬,觉得还是算了。“那你在哪里等?”苏泠饶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又一拍脑子,问道,“九荣公子住的地方在哪里?”纪涴禾想了想,也笑了笑,九荣本身就没有手下人服侍,最近院门又常关着,让他住到那里是个不错的选择。而九荣与无影楼楼主又有上好的交情,应该也不会十分反对。两人趁着黑夜到了九荣的院子,九荣果然不在。纪涴禾瞧苏泠也是从无影楼急赶慢赶过来的,也疲惫不已,便去了厨房弄了一碗面,才轻轻地离开。自此,苏泠便经常在晚上来纪涴禾这边与她说上几句话,再蹭一些吃的。纪涴禾也经常避着人去九荣的院子,给苏泠送一些饭菜。在苏泠的陪伴下,纪涴禾倒也觉得心情舒畅了些。夜色浓重,窗外正有人静静地看着里面人的睡颜,然后会心一笑,跃身离开。那人去了后山,那里正有人在等着他。那人一看到他来了,连忙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,颇像一个吃不到糖葫芦的小孩在撒娇,“楼主,你看看我,都瘦了。白天没有饭菜也算了,晚上还要不闭眼地守着楼主夫人,为什么不让苏筹来啊,那人比我稳重多了。”九荣一听,瞪了他一眼,苏泠马上闭上了嘴巴,却还是嘟嘟嚷嚷地抱怨了几句。他让信鸽寄信的同时,也让在天竺教藏在暗中的无影楼人送了一封信给苏筹,让苏泠快马加鞭来天竺教保护纪涴禾,并派了六个杀手在暗中保护纪涴禾。信鸽为的也是让黑暗中的人能够出现,信上的内容则是,让苏筹查明秦淮之的身份。“苏泠,我还要在外几日,这几日你好生保护你的楼主夫人。”九荣一脸严肃。苏泠却嬉皮笑脸,不怕死地说道,“楼主,你说如果楼主夫人在这期间对我有想法了怎么办?”九荣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然后幽幽地说道,“让你永世只能看女人。”苏泠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摇头,“楼主夫人对楼主您的心天地可鉴,无人能比,”九荣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消失在这黑夜中。九荣一离开,苏泠便收起了那一副玩笑模样,脸色凝重,心中想道,若是要让楼主亲自去查明的事情定是比较棘手的事情。这几日,他也在观察那个叫做秦淮之的人,恩,没楼主英俊潇洒,武功没楼主强,性子没楼主冷酷,魅力没楼主高,楼主夫人对他也是冷冷热热的,外头人都看出来她对他没有兴趣,那个秦淮之偏偏还要赖着她,要不是不能让别人发现,他早就替楼主先扇那人两大耳光,然后浸猪笼。唉,还是乖乖看好楼主夫人吧。这天晚上,苏泠依旧来纪涴禾这边蹭吃蹭喝的,这么多趟下来,苏泠本就是一个好相处的人,纪涴禾与他也算是成了朋友。“你们楼主与九荣是怎么认识的。”本在吃着糕点的苏泠,硬是让糕点噎住了,一脸错愕地看着纪涴禾,楼主从来没教过自己遇到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啊。苏泠想了想,喝了口水将糕点咽了下去,想到了以前在茶楼中听到的一些英雄好汉的故事,硬着头皮也就这样讲上了。“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楼主正遭人追杀,身上中了十多刀,刀刀致命,就只剩下了一口气。”苏泠说得吓人,纪涴禾却也听得认真。之后,苏泠便讲了好一会功夫的打斗场面。“正当楼主已经无力再反抗的时候,九荣公子便执着一把剑出现了,唰唰唰便与那些人缠在了一起。”纪涴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原来是英雄救英雄的事情。“最后,九荣公子从那些人手中救出了楼主,两人便结为了生死之交,九荣公子经常来无影楼做客,我们也都把他当做半个主人来对待。只不过他不怎么出现在无影楼人的面前,所以不是很多人认识他。”无影楼中就数楼主最为神秘,很多事情都交给他与苏筹两人来办,无影楼上下最认识的也就他跟苏筹了,也怪不得上次许多人不识得楼主。纪涴禾突然想到了九荣给苏筹的一块玉佩,便问了出来。苏泠本有些疑惑,却也马上想到了楼主那一块贴身玉佩,说道,“这块玉佩算是无影楼的一个标志。当时楼主为了感谢九荣公子,便赐予他的这块玉佩,见玉佩如见楼主,不管来人是谁,都要视为上宾,给予最好的待遇。”怪不得,纪涴禾点了点头,上次苏筹一见到那玉佩就变得十分恭敬。只是“无影楼房间很缺吗?”“啊?”苏泠长大了嘴,有些摸不着头脑,想了会,才明白她说的是上次安排她与九荣睡一间房间的事情,他心知肚明,是因为楼主有这个嗜好,只是他又该如何与纪涴禾说,只能模棱两可地点了点头,然后嘟嘟囔囔地说无影楼其实财富已经空了。纪涴禾只能勉强地点了点头。苏泠从纪涴禾这里捧了一些食物便离开了。纪涴禾打开窗子,享受着那有些温暖的夜风,思念着远方的人,这一次,也不知道他离开后又会多久才回来,或许等他回来的时候,应该与他说一下,以后走时能先让自己知道些,然后再向他道个歉。不管如何,上次这样对他喊,心中也有些愧疚。可能他也只是想要与秦淮之切磋一下,没有其他,只是自己多想了。

完本

毒医酥心配

时间:2019-08-12 06:06:43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金如铁

主角:苏泠,荣将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